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82|回复: 0

[其他剧集] 一首缺少韵律的抒情诗———谈影片《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2 20: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曾读过林斤澜的小说《竹》,并被那清新的风格,新奇的构思,曲折的情节,以及生动的人物形象所感动。但看了根据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后,却使我深感遗憾。尽管影片从主题到情节,基本上忠实于原著,某些段落也不是完全没有动人之处,但从整部影片来看,却缺乏从情绪上感染观众的力量,正如一首缺少韵律的抒情诗。

首先,影片在情节结构和人物刻画上,主次不分,主线不集中,主要人物形象不够鲜明突出。影片采取母女书信往来的形式,通过两条线索展开故事情节:一条是女儿竹花到竹山插队,一条是母亲竹子解放前和父亲阿符一道从事革命斗争,在影片中,这两条情节线大体上各占一半的长度。作为小说,这样安排也未尝不可。但作为电影,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既要把三十多年前的事讲清楚,又要把今天的事说透彻,就不容易了;而且,两段故事的时间、环境、人物迥异,两条线索又要同时交错发展,每条线索都各有其主要人物、次要人物,影片给与这些人物的戏就势必形成蜻蜓点水,点到即止,缺少激动人心的重场戏,人物形象不够鲜明生动。夏衍同志曾说过:电影“最重要的一条,是一定要把主角写得鲜明突出。”看来,《竹》就是对这点没处理好。

其次,影片在故事进展节奏的把握上,似乎不那么适当,以致整个影片的调子显得太平,情节发展不够紧凑、通畅。影片让人觉得缺少韵律感,关键也在这里。如对小女孩竹叶在武斗中被打死的处理,影片连续表现了她慢慢倒下,叔公在河中奔跑等场景,接着又用了八个镜头,一百多尺的篇幅渲染不幸的气氛和人们的悲愤心情。但这个事件在整个故事情节的发展中,前后并无呼应,甚至事先对竹叶也未作鲜明的交代,因此后面的渲染就显得十分孤立,缺乏感人的力量。

又如影片对阿符被“活埋”的情节,虽然是重彩浓墨地渲染:竹林倒伏,新笋出土,复又成林,连这一段的色调,也由彩色变为单一的蓝色。可紧接着阿符和竹子却安然在狱中谈话,互相鼓励,二人拥抱,并出现了一大段竹林的旋转镜头。我曾数次到电影院观看这部影片,观众总是报以莫名的笑声,他们不仅对情节的变化感到突兀,而且认为导演是在故弄玄虚。在敌人施用计谋,将竹子和阿符关在同一牢房时,影片还渲染了他们在狱中同居使竹子怀孕的情景,这就有损主人公美好的情操,因而当后面阿符真的被敌人杀害时,尽管导演用了较多的镜头表现竹子在狱中听到阿符的脚镣声和敌人的枪声,却没有能激起观众的共鸣,反而感到忒长。我想,这不仅是一个节奏问题,还是一个观众心理学的问题,如果影片的穿作者了解观众在剧情发展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各种心理状态,将有助于作者妥善地安排情节和细节。

还有,在情节和细节处理上,有些地方欠真实。如竹子能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轻易从狱中逃走;公社主任当着小管的面吧竹花郊区,也不管小管在门外,进门就拉扯、强逼等情节,都让人感到突然。总之,我感到影片《竹》,尽管在主题思想上无可非议,但在艺术上却显得粗糙,缺少感人的魅力。

——出自1981年《大众电影》刊号未知
转于http://tieba.baidu.com/p/35506916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 沪ICP备08004865号

GMT+8, 2018-10-23 15: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