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227|回复: 48

[同人] 康岩·云在云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1: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静距离录节目,介绍著名作家赵赵时,几位都笑了;天河记者介绍女神称号,赶紧澄清为女神经;大南迁采访贺刚犹豫说和她演情侣不太合适,立马回应我还嫌你演我情侣太老了呢。。。。。。

可能喜欢了,总能找到亮点吧。还是希望飞鸿能遇到一个属于她的白瑞德船长。
   
发表于 2015-1-14 22: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0.0 有点难以理解。。。
就是忽然的萌点吧~~~
我看天河的大戏看北京节目,也是这个感觉,忽然就觉得好萌
发表于 2015-1-14 22: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顺便说,她挤兑贺刚那个。。。我觉着她们可能不开心=。=
发表于 2015-1-15 00: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没有get到这一篇的点是什么0 0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2: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经常语无伦次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2: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起风了!
    门打开了。出现拿着一大束玫瑰、背着行囊的赵康和穿西服拿着一朵玫瑰花的任大伟。晓珺和欧阳在旁看着,晓岩不知所措。。。。。。“碰”的一声,晓岩从梦中惊醒了,额头竟然一头冷汗,原来客厅窗户未关,起身关上,又检查了乐乐的房间,孩子睡得挺好,像个小猪似的。晓岩不知怎会做这样的梦,但是,已然睡不着了,索性泡杯咖啡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等天明!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2: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晓岩设计公司。赵舒雅坐在晓岩对面听完财务报告,心情大好。自从和晓岩合作以后,公司是多了一条财路,她没看走眼,晓岩的公司在业界已小有名气,近两年来还承接了国外公司的几个设计项目,人脉也拓宽了一大圈,关键合作人钱心还不重。看着有点儿清瘦至今仍然单身的晓岩,心生几分不舍,试探着问:
 “最近怎么样啊,感觉你有点瘦,没事吧你。”
 “我挺好的啊!”晓岩笑着说。
 “我那臭小子也好久都没来电话了,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了。”赵舒雅幽幽的说。
 “那个。。。。。。赵总,我和任大伟打算复婚了。”
 “晓岩,我、我不是这意思。。。。。。”
  晓岩打断她的话道:“孩子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赵总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这个和您没关系。”
  赵舒雅没想到这样,前阵子不是有个那谁在追晓岩?还向她打听晓岩的情况,貌似很感兴趣。“你可以多考虑考虑啊,那倪总不是。。。。。。瞧我这人,忒不会说话了。”
    晓岩笑了笑,赵舒雅其实是个性情中人,挺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2: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宅。犹豫再三,赵舒雅还是觉着这事儿得给赵康说下,一则看看儿子的反应,若能就此断了念想也是好的;二则给儿子一个心理准备,这长痛不如短痛啊。不过说短也不短了,都三年多了,儿子从来不主动提顾晓岩,可是也没听到他说新交了女朋友什么的,这可是少见的事儿。唯一一次自己生病的时候给他提过顾晓岩到医院照顾了她一阵子,聊起晓岩,儿子闷了闷说:只要她幸福就好!
  “儿子啊,你可好久没给妈打电话了,过得怎么样啊。”
  “挺好,您就别惦记了,朋友约我去登山呢。”
  “怎么想起玩儿这个啊,你就不兴玩点安全的,老是让妈不放心。不许去啊我告诉你。”
  “没事的,您就管自个儿好好的就行了,儿子赶明儿回来孝敬您。”
  “哟,你这一去不回头的劲儿我这还能等得到你孝敬?这可难说啊。”说笑一回,赵舒雅顿了一顿,“跟你说件事儿啊,那个,那个。。。。。。晓岩要复婚了。”
   。。。。。。
  “儿子啊,晓岩人是很好,可真不是妈棒打鸳鸯,你们要少差点年岁,妈也不会那么反对,毕竟。。。。。。”
  “行了,别说了。我明天还有事儿,先挂了。”电话被重重的挂上了。
  赵舒雅拿着电话,一时没缓过神来。叹了口气,慢慢放下了电话。儿子到如今还是没放下啊!今天冷不丁听晓岩说要复婚了,自己也有点、怎么说,好像哪儿不得劲儿。晓岩真的没再联络儿子,这个赵舒雅绝对相信。按说还得感谢人家,想想当初儿子是打死也不肯出国的,印象中成天就是混日子,感觉还真拿他没辙了,没成想居然和顾晓岩谈起了恋爱,可是自从把这两人分开了,儿子先是去尼泊尔、欧洲玩儿了一圈,后来就跑到英国正经学起东西来了,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按理说这是好事啊,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吗?电话中儿子时不时的也贫嘴,可总感觉没了以前的开朗,自己的儿子开不开心做娘的感觉得到,但是儿子的心思却不像以前那样一摸一个准了。


  民政局门口。任大伟西装领带的穿得正式,手上还拿了束玫瑰,一人在车子旁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离婚快四年了,晓岩迟迟对复婚没有表态,上次收回房子一起去打扫的时候,大伟拥抱了晓岩,虽说没有拒绝,但却感觉不到温度了。这日常相处中她既不完全拒绝他,但是又不显得特别热络,好在有儿子在中间时不常的拉扯着。也是,彼此都有了些别的经历了不是。后来遇上个机会自己开始二次创业,晓岩在资金上又给予支持。说实话,大伟到现在越来越摸不透晓岩的脾性,她可以慷慨的出借资金助他,却一直不提复婚的事儿,这期间大伟也知道晓岩周围有些条件不错的人,直到近期晓岩出差回来以后,他又一次提起,晓岩既然答应了。这或许就叫守得云开见月明吧。这不,约好了今天到民政局领证儿,可是又不让去接她。于是,只好早早儿的在这里等着,时不时的左顾右盼。终于,一辆奥迪A5停了下来,看到了身着灰色套衫,盘着发髻款款而来的熟悉身影。大伟迎了上去,从背后拿出玫瑰给她,晓岩怔了一下,说道:“又不是小年轻人了,还弄这些干嘛。”大伟讪讪的一边收回花儿一边嘀咕:“这次领证我可比第一次还紧张!”晓岩笑了笑:“走吧。”这时电话响了,晓岩接了个电话,脸上立马变色了,“大伟,我有急事,先走了,咱俩的事儿以后再说。”
  “出什么事儿了,晓岩。”大伟关切地问。
  “赵总,赵总家里出事儿了。”晓岩一脸焦灼,边说边往回走。
  “我送你吧,你别太着急了。”大伟紧随着晓岩。
  “不用。你帮着照顾好乐乐吧。”说完急急忙忙开车走了。
       大伟像入定一般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了这里。

      赵总公司。到赵舒雅公司的时候,她正在通话,见到晓岩,又一次掉泪了。
    “晓岩,赵康到现在已经昏迷两天了。”
    “您别急,到底怎么回事。”
    “前两天和他通话时还好好的,今儿一早接到英国来的电话,说赵康出车祸了。医生说还没度过危险期,”赵舒雅拉着晓岩的手呜咽着。这时的赵舒雅找不到平时的冷静劲儿了,说完已泣不成声。对于一个多年来独自抚养孩子长大的母亲这无疑是个天大的打击。
看赵舒雅这样,晓岩知道自己得更冷静。“您出国手续办了吗?”
    “我刚问过了,说顺利的话最快也要5至7天才签得下来。”
晓岩想了想,前阵儿和倪总到英国考察的时候办那签证是3个月可以往返的,而且还在有效期。“赵总,记得你说过赵康在英国,我签证刚好是这个国家的而且还没有过期,要不我先过去看看什么情况,你随后过来?”赵舒雅连声答应,一边让公司小张订机票,恨不得晓岩马上出发,一边吩咐晓岩到那边要怎么怎么着。待问清赵康的相关情况后,晓岩也不耽搁,一面吩咐照顾乐乐事宜,一面安排公司工作事项,一面赶回家收拾好行礼,等待前往英国的飞机。
  

                                                                     二
    伦敦。刚下飞机,晓岩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赵康朋友白廷轩来接机。人干干净净,看上去也是很阳光的一个男孩,和赵康感觉差不多。接到晓岩,廷轩车上就简单介绍了赵康的情况:“那天接到他妈妈的电话得知一个很重要的人要结婚了,赵康就急着赶回北京去,并打电话让我到机场取车,他就在驾车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晓岩的心被重重的敲打了一下,脑子嗡嗡作响。
  “晓岩姐,您别着急,医生说只要能醒过来,问题就不大。我先送你到酒店安顿一下再去医院吧。”白廷轩很有礼貌。
  “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可以吗?赵康妈妈特别着急,先去医院吧。”语气虽然很柔和,但是带了明显的焦急和固执。
  “好的,晓岩姐。”廷轩答应着,并电话联系了在医院照顾赵康的朋友。
  伦敦的街景很美,但是晓岩一直心事重重无心旁顾。现在最重要的是赵康赶紧醒过来。到了医院病房门口,一时竟不敢推不开病房的门了。缓缓打开,看到病床上趟着一个人,上着仪器,脸色苍白,闭着眼睛就这样静静的趟在那儿。若不是在医院的环境下,晓岩会以为他是睡着了,赵康是个不怎么打鼾的人,那静若处子的睡容,曾经激发出自己内心对这个大男孩无限的怜爱。慢慢的抚摸着他的手,有点冰凉,几年前那个灿烂的赵康,胡子拉碴的就这么孤寂地趟在这异国他乡的病床上。此刻,晓岩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万种情绪喷涌而出,在旁的人看得都动容了。
  “晓岩姐你别难过,医生说,只要能在这两天醒过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一双女孩的手扶上悲泣着的晓岩的肩,晓岩抬眼看了看,才发现病房里还有其他人,白廷轩实时介绍,这是高羚,这是高俊,两兄妹。晓岩点头致意,眼中的泪尚未散去:“谢谢你们照顾赵康。我想见见赵康的医生。”
  廷轩联系了卡尔医生,他给晓岩介绍了赵康的情况:身体外伤不是很严重,已经处理过了,伤了的腿骨治疗一段时间问题不大。而人之所以迟迟未醒,就怕是脑部神经组织受损,所以得等病人醒来做进一步的检查。卡尔医生说的很简洁,知道晓岩是中国来的家属,还用不很标准的中文宽慰她说你的情(亲)人会好起来的。真是医者仁心!
  晓岩拜托廷轩把行李送酒店,自己执意要在这里守护赵康,白家兄妹先回去,说明天再来。这样,病房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俩了。机场一别,晓岩就再没联系过赵康,她知道,爱他,就必须坚决的放手;而赵康,每年的某一个固定的日子,就会不具名的发一条短信给晓岩,而自己从没有回过一次。想想这个大男孩,刚租住他房子的时候,感觉油腔滑调,谁承想自己最后会爱上他,爱上这个超出她爱情认知范围的大男孩,他陪伴着她走过了人生最黯淡的时光,而她却让他却独自一人远走他乡。晓岩心疼地抚摸着这张脸,深情地呼唤着,赵康,你一定要醒过来,你的母亲在等着你,爱你。。。。。。爱你的人在等着你,只要你能醒过来,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晓岩的泪滴掉到了病人的脸上,赵康的眉眼略微的动了动,是眼花了吗?没有,赵康的手慢慢地拉了拉晓岩的衣角,眼睛缓缓地睁开来。啊,醒啦!
  “医生,医生。”晓岩一边按铃一边大叫,回头再看赵康的时候,居然看到了那张脸上一个久违了的笑容,难道是幻觉吗?晓岩难于置信。
  他们把赵康推走了,估计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检测。这时晓岩想起该给赵舒雅打个电话,那头喜极而泣,对晓岩也是千千万万的嘱托。卡尔医生出来了,说小伙子身体素质很好,不过这次脑部有受到撞击,所以还要观察一段时间,辅助进行几天的理疗,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就可以回家调理了。
  晓岩谢了医生。回到病房,赶紧问了赵康想吃什么,赵康只是定定的望着晓岩,也不说话。三年了,这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有一点清瘦,在得知他出事后不计一切赶到这儿来照顾他的女人,赵康大脑在高速运转着,既然这三年里你没有另寻他人,那我不再放手,这么想着,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只见晓岩拿手在自己眼跟前晃了晃,不断叫自己的名字。“哦,晓岩。”
  “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脑部真出问题了,卡尔医生说你的头部还需要观察。”晓岩松了口气,“我以为你不认得人了”。
  赵康笑了笑,“你来多久了。”
  晓岩也笑了笑,“今天刚到的,对了,能多说点话吗?和你妈妈通个电话吧,她都快担心死了。”
  赵康点了点头,在晓岩的协助下和赵舒雅通了话,这回,换晓岩看人家母子情深了。赵康叫来白廷轩,执意要送晓岩回酒店休息。晓岩心想,赵康懂事了。见他脱离危险,这紧绷着的神经也松弛下来疲惫感也不断袭来,时差也还没倒好,遂听赵康的回酒店休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2: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鸿笺小字 发表于 2015-1-14 22:08
顺便说,她挤兑贺刚那个。。。我觉着她们可能不开心=。=

哪个不开心?哦,字字,我是来借贵宝地写小学生作文的,趁别人不注意来自己捣鼓个东西,发上来是想逼自己锻炼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2: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彩雪 发表于 2015-1-15 00:47
其实没有get到这一篇的点是什么0 0

贴图对我来说还是太难了,我还是写字好了。你忙你的,不用理我,我自娱自乐哩。
发表于 2015-1-16 03: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续文呀~
那我挪到同人区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2-2 12: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康住所。在医院的几天,赵康没让晓岩怎么照顾,推辞说晓岩不熟悉这里,语言沟通上也不那么流畅,等回到家里再让她照顾。所以在最初的几天里,赵康不但主要是朋友照看,而且赵康还安排了他的朋友陪晓岩在附近转了转。这会儿出院回到赵康的住所了,晓岩才有和赵康单独说话的机。
 “晓岩,为我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乐乐肯定想你了。”
 “没事 ,有他爸。。。。。。有晓珺在,没关系。”晓岩不知为何,说到大伟的时候还是有点不自在。
  赵康听了心里也是一沉,能随口说出任大伟证明孩子爸爸的地位确实是难于撼动的,孩子亲爹这个事实无法改变。
 “我妈的签证办得不太顺利,估计还得有一星期。朋友们也耽搁了他们不少时间,他们约了要去登山的,所以,所以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搬到我这里照顾我几天吗?”赵康腼腆的甚至怯生生的感觉,看得出赵康一直不想麻烦晓岩,所以之前也一直让朋友照顾着尽量不麻烦她。一如当初他的离开,为了成全。
 晓岩的心瞬间就柔软起来。“我受了赵总的委托,本来就是来照顾你的,你不用那么客气。”晓岩打量了赵康租住的地方,套间,有点凌乱。既然答应了,就立马动手整理起来。整理到赵康的房间,在床头柜的位置上,相框反扣着,扶起来,晓岩怔了怔,是赵康和她们娘儿俩的合照。
 赵康突然想起什么来,杵着拐奔到卧室,看到晓岩正拿着照片,晓岩看了赵康一眼,赵康也静静的看着晓岩,谁也没有说话。晓岩继续打扫,不一会儿,整个房间就整理出样子来了。
 赵康在外面喊,晓岩你来喝点水吧。晓岩走出屋外,伸手捋捋头发,说好在不是太乱,要不真得累死人。赵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水递给她。晓岩接过来喝了一口。
 “这样,我先去酒店把行礼取回来,你告诉我哪儿能买到东西做吃的,我这护工就算是正式上任了”。在商场打滚过几年的晓岩少了几分羞涩,多了几分干练。
 “好的。”晓岩一离开,赵康的电话就开始忙碌起来,等她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多了一堆东西。
 “咦,哪儿来的这些?”晓岩好奇地看着一桌的食材。
 “刚才朋友怕我饿死了,给送了一堆来,他们不知道我家里已经有了田螺姑娘,饿不死了。”赵康恢复了幽默。
 “想得美。”晓岩接茬儿,放下行李就开始弄吃的了,来英国这么久,真没好生吃过中国餐了。今儿有食材,弄了几个菜,摆上餐桌,赵康开了瓶红酒。
 “赵康,祝你早日康复!”晓岩举着杯子。
 “谢谢你,晓岩!”赵康也举杯,然后两人就聊起了赵康游历的城市和现在的学业,讲到好玩的地方晓岩忍不住被逗笑了。这顿饭吃得宾主尽欢,赵康欲收拾碗筷,说我脚不方便可是手不碍事啊,晓岩不让,说你别给我添乱了,到沙发上乖乖坐会儿吧。看着晓岩忙东忙西的样子,赵康心里莫名的感动,这就是家的感觉!
  忙完了,两人一块儿看了会儿电视。这感觉像极了在嘿店的时候,今儿也只有一张床,必定有一人要睡沙发。“晓岩,我刚从医院回来,想看看电视,你到房间里睡。”
 “不行,你是病人,必须睡床,我睡沙发。”晓岩坚持。
  说到这儿,赵康笑了,晓岩也笑了。场景何其相似,只不过时间变了,空间变了。晓岩扶着他,“你必须听我的,等你好点了再换。
 “我只是一点轻伤,要想做什么保准不碍事。”赵康贫嘴,“行了,我是男人我睡沙发,你睡床。”
  晓岩白了他一眼,“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回酒店住。”有点生气了。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赵康最怕晓岩生气。“那我现在就去睡了。”
  卧室内,赵康怎么也睡不着;客厅里,累了一天的晓岩很快进入了梦乡。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像所有居家过日子的小家庭一样,晓岩尽心地照顾赵康。赵康的朋友也不时的来探望他,等差不多赵康能离开拐杖的时候,晓岩觉得自己该走了。
 “看你恢复得挺好,公司那边催促好几次,我。。。。。。打算回国了。”
  赵康一怔,可是也知道晓岩迟早得回去。“行,晓岩,这些日子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你来这么久也没去哪儿玩玩,我带你逛逛再回去好吗?”赵康殷切地看着晓岩。
 “也好,那你安排吧。”晓岩不忍拂了赵康的心意,此次一别,就又将回到各自的生活里。
    
  海边。人在面对大海的时候,心灵总是空旷的,无边无际。海风吹拂着晓岩的长发,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赵康看了看晓岩:“离开我的这几年,你找到属于你的幸福了吗?”  
 “乐乐幸福了我就幸福。”说完浅浅的笑着。  
 “晓岩,我给了你三年时间,你没有结婚。在这三年里,我想的比过去30年还要多,也在努力给自己的人生定位。感情上,我想忘了你,可是三年了,依然放不下。你还爱我吗?”赵康定定地看着晓岩。
 “赵康,你现在这样不好吗?有自己的学业和生活。”晓岩避开赵康的眼光。
 “若说我这三年来都在想着这件事,你会不会说我没有出息?”赵康坦荡地望着晓岩,“我试过让这事过去,把这份感情尘封到心底。只为一样,你能够不受束缚的过好今后的日子。这是我当时离开时觉得唯一能为你做的了。可是三年了你没有开始你的新生活。如果说之前我过的是散漫的日子的话,现在我已经在学习一项生存的技能,我要用我挣的钱来养活我的老婆孩子,这份担当对于我来说不是负担,是寄托,是幸福,所以请你不要用什么未来“辽阔光明”这样的原因来拒绝我,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晓岩从在医院见到他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的心在想什么,但是看到赵康复原后自己的理智又一点点的回来,既然选择放手,就该彻底一点,所以她是矛盾的。面对赵康这么平心静气的表白,晓岩相信他不是冲动,也不是不懂事,几年的时间足够一个人成长和冷静地思考问题。难道是因为没有得到过而心有不甘吗?马上又否决了这个想法,不该这样想赵康,觉得这样好像侮辱了赵康似的。但是,面对赵康的表白,自己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回绝她,思绪百转千回,只好低首默然不语。  赵康扶住晓岩的肩,慢慢的靠近,送上了这痴守了上千个日日夜夜的思念,一个温馨而绵长的吻。而晓岩宛若初恋一般,欲拒还迎,或许是身在异国他乡,少了几分顾忌,亦或许是无奈,只好任由这个在午夜梦回时出现的人儿稳稳的拥住了。落日的海滩一片金黄色,海浪时起时伏,时而温柔时而狂放地舔食着海岸,海风吹来,一片清凉。
  圣保罗大教堂前的许愿,晓岩依旧没有表态,赵康知道,依晓岩的性格,若不能解决后顾之忧,她宁可不婚也不愿伤害各方,于是不再逼她。可是送机以后,自己的心一下子就空落落的了。没辙,自己这边的学业还差半年才能完结,计划不能乱。
                                                          三
    北京。在细雨蒙蒙的早晨,晓岩回到了北京,她没有通知任何人接机,取了行李准备打车的时候,一把雨伞挡住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倪总,你怎么在这儿?”晓岩很意外。
    “先上车。”倪俊峰接过行李,把晓岩安顿上车,行礼放置后车厢。“赵总儿子还好吗?”
    “啊,哦,好多了。”
    “先吃点东西,再送你回去休息。”
    “那个,我刚才在飞机上吃了点儿,如果顺道儿的话麻烦您直接送我回家就行。”
    “那个能顶什么,很快就到,吃了立刻送你回去休息。”
    晓岩不语。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机场遇到倪总。自从上次出差回来以后,自己以已经结婚的理由拒绝了他。可能是有点累,遂对他的安排不再争执。吃完了,他如约送她回家,晓岩没有让他上楼的意思,想取了行礼自己走。他看着她,“你不会剥夺我做绅士的权力吧,再说我送你回家不给口水喝就赶人走吗?”晓岩只好让他上楼。才放下行礼,倪总就把晓岩圈到墙上。
    “你干什么?”晓岩惊惧想要护住自己。
    “为什么骗我说你结婚了?”他咄咄逼人地圈固住晓岩。
    “倪总,请你自重。。。。。。”
    话没说完,倪俊峰就霸道地吻了上去,少顷,嘴角流出鲜血才放开。只见他微微一笑,舔舐着流出的鲜血,说道:“骗人就要受到惩罚。先好好休息,晚点我再来找你。”终于离开了晓岩的住所,晓岩又羞又气又急,一下瘫倒在沙发上。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12: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蓝玉 发表于 2015-2-2 12:38
赵康住所。在医院的几天,赵康没让晓岩怎么照顾,推辞说晓岩不熟悉这里,语言沟通上也不那么流畅,等回到家 ...

一年前。晓岩设计公司慢慢走上了轨道,任大伟离开后,一时半会儿还没找到合适的人负责接洽业务这块儿,这不,赵舒雅得到消息,银城大厦项目公开招标,其所属的大禹集团是个有国际背景的公司,若接了这一单活儿,不但能提振公司名气,还很有可能让公司发展整个上一台阶,所以赵总极力撺掇着晓岩去争取这个项目的设计,自己公司则参与竞标工程建设,若晓岩的设计方案被选中,就能大大增加自己公司中标的胜算。
    大禹集团承办的迎宾晚宴上,赵舒雅和晓岩出席了,这圈里成气候的来了不少,再加上政商界的、影视圈的,这次宴宾的范围可谓壮观,同时可见这家集团公司所涉的业务范围有多广。业内来往的人群寒暄完一圈,就各自扎推套关系去了,赵总在找机会和该项目的马总聊,晓岩很不适应这类似的应酬,不仅得捯饬捯饬穿上些适合这种场合的衣服,还得跟各类人虚与委蛇,所以借口上卫生间避开赵舒雅,打算溜到宴会厅外的花园里透气去。
    得,在门廊那儿不小心崴了一下,鞋跟儿居然卡住了,还好四下无人,可是这鞋像跟人作对似的,居然弄不出来,正无计可施,宴会厅方向有人朝这边来了,晓岩甚为尴尬,对方打着电话擦身而过,突然折回头:“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晓岩连忙摆手,主要是穿着裙子不方便,等来人走开了再弄,脸红了一大片。
    来人打量了下,没等晓岩同意,直接蹲下取鞋跟儿,“扶着我。”语气不容质疑。
    没等晓岩“啊”完,人已经上手了,生怕摔倒,晓岩只好扶着他肩膀,只见他拿出车钥匙倒腾了几下,就把鞋子弄出来了。
    “好了,下次小心一点。”说完居然自顾自地走了,也不知道听清了晓岩的道谢没有。
    晓岩不胜酒力,刚才的一番倒腾,挺难受,这会儿到了花园,顿觉清爽不少。园子打整得挺好,玉兰、牡丹、月桂等应有尽有,尤其是这海棠开得最为灿烂,晓岩忍不住凑上去闻了闻。
    “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自今意思和谁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晓岩惊觉,左右一看,并无他人,往后一退,踩到了人,“啊。。。。。。”晓岩惶恐,身子一倾快要摔倒,来人拦腰扶住了她。待立住站稳,这才看清人。
    晓岩红着脸轻声说:“对不起。。。。。。”
    来人浅笑着接过话头:“是我抱歉,好像打扰到你赏花的兴致了。介绍一下,鄙人。。。。。。”
    电话响了,晓岩接了手机简单的处理完,边打断他边往宴会厅走,“那个。。。。。。我该回去了,抱歉。”其实来人长得并不吓人,只是突然出现又吟诗又扶人的这么一弄,再看他的笑容里带了几分戏谑,所以不愿多谈,赶紧的回到宴会厅。留下愕然的这位耸了耸肩,再跟着闻了闻刚才的那株海棠,不置可否的笑了。
    晓岩回到宴会厅的时候,赵总已经找着机会和大禹的马总说上话了,三四个人围着马总说笑着,赵总瞧见晓岩了,赶紧把她拽过来介绍给马总,“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晓岩设计的顾总,她的设计案子很受欢迎哦”。
    “幸会幸会!”马总含笑着主动握手。
    晓岩也礼貌的回应,大家又交谈了一会儿,晓岩跟赵总耳语几句,就先离开了。
    刚才是任大伟来的电话,说乐乐踢球的时候弄伤了,已经处理完问题不大,这才给晓岩打的电话。等赶到任大伟家里的时候,爷儿俩正吃着披萨哩。乐乐叫了声妈就自顾自地吃东西看电视去了,任大伟赶紧的分了一块给晓岩,笑着说乐乐没啥大问题,就是擦破点皮,骨头扭到一点已经归位了,休息几天就行,晓岩接过披萨吃了起来。大伟看着晓岩眼光有些异样,在一起的十年里,没看过这样子的晓岩,大学生时代是清纯的样子,结婚以后标准居家过日子的家庭妇女,中规中矩,从来没有发现晓岩如此明艳动人,身着晚装,看得出喝了点酒,脸庞镶着红晕,大伟不禁看得有些呆住了。晓岩把乐乐哄睡着,准备回去。
    “天晚了,别回去了。”大伟说,“乐乐这不伤了吗,照顾不到的地方你也提醒下我,免得我们的小王子有意见啊。”
    “那个,明天还有事儿。”
    晓岩感觉得到大伟的失望,遂补充道,“约好了人签约,离公司近点免得误事。”
    “那你快去休息吧,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公司的车在外面等我的,最近公司事多,乐乐这里你多费心。”
    “哎,没事,有我哩,你放心的忙你的去。”听到晓岩言语里的体贴,大伟失落的心又转圜了些。
    晓岩坐上她的商务车离开任大伟的住所,停在附近的一辆车也跟着离开了。
发表于 2015-3-21 19: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变成小说了!!!好激动
发表于 2015-3-22 02: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鸿笺小字 发表于 2015-3-21 19:59
居然变成小说了!!!好激动

难道不是本来就是小说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 沪ICP备08004865号

GMT+8, 2017-12-15 18: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