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530|回复: 7

[同人] 小李飞刀之红尘不了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2 16: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李飞刀之红尘不了情

作者:沙织
转自野渡无人舟自横

    蝶是一种能引发人无限暇思的灵物。蝶儿双飞,桃笑李妍,曾成为过多少情侣们最深挚的愿望。然而放眼观去,蝶儿终归是逃不脱力尽而死的,或被游人所捕,或为蛛网而困,即便得以双飞,也不过图得个舞到力竭罢了。有情人多难成眷属。世事就是这么无奈,然而若不去争取,只怕连无奈都难以感觉得到吧。

    纷飞的花瓣儿群群飘扬着,带着一种凄绝美绝的感情在舞,在落。如蝶儿翩飞,尽其华美,最后,脩脩然停在梅树下那孤独僵立的人的肩上。
    李园的梅花总是年复一年地开,落。一年年地带着双宿双栖的美梦悄然堕入尘土。
    在他冰冻的心湖中,一刻一分的流逝与千百年的光阴早无分别。相同的,只是如炉底冷灰般的心境。
    一阵风拂过,捎着带着,又扬起了一阵的翩飞。他侧头望去,是希望吗?多心了吧。

    粗豪的急呼声撕裂了静默:“糟了糟了,少爷!”铁传甲急得连连气喘,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云小爷被人掳走了!”
    ······
    李寻欢缓步走在平遥的这条热闹的街上。是约在这儿的。应该就是尽头那家“展翼楼”了。
    双眼警觉地扫视着街边酒楼面馆的时候,他又有些自嘲:本以为仙子死后,李园这三年平静的日子早使他心如止水。没想到一旦事涉林诗音身边的任何人、事、物,他便会立失镇定,心绪烦乱。心里隐隐有个感觉:李园这三年四平八稳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又有一个腥臭的阴谋在狞笑着扑向他。

    突然间喧闹的人群中一阵微微的风朝他的后脑吹来,虽然微弱,却逃不脱他灵敏的听觉。李寻欢伸手在背后一抄,抓住了一枚小小的飞镖。转首,人群喧闹,再无半点异状。

    铁传甲伸长了脑袋往李寻欢的身后看看,再回头瞧瞧半点也不急的少爷,心里奇怪却不敢说,抓耳挠腮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道:“少爷,您不是去救云小爷了吗?怎么···怎么······”他没说完,但李寻欢心里明白,从怀里取出一张二指宽的小条递给他。
    “龙小云不在此间,有埋伏,速回······少爷,这说不定是掳走云小爷的人故施奸计呢?”
    “故施奸计只会将我引出李园,若要钱财,大可在外要挟,没必要将我约了出去,又约回来,这岂不是自找麻烦么。”
    “这么说,是有人相帮?
    “有可能。掳走小云的人目的显然不是为了他,所以在他们的企图没有达到之前,小云的性命可保无恙。”
    “那么少爷,依您看,会是谁在暗处相帮呢?”
    李寻欢笑了笑,其实看到这条上笔迹时他就已猜到是谁,只是又觉这太过不可思议,说了出来也于事无辅。
    他呆了半晌,心下疑窦重重,但对这头脑简单的铁传甲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自回房。

    夜幕低垂。朦胧的月光淡淡洒在梅花瓣儿铺满的院落里,一个纤长婀娜的身影遮挡了一部分月华,在满院花瓣上形成一片素淡的黑影。风轻轻地拂过,地上的影子微微颤抖着,不知是人在颤抖,还是花瓣儿在颤抖。她明丽的脸庞在月光的映照下反射着如雪肤光,玉步轻移,长长的青丝在腰际拂动,似乎在微微摇手,让花瓣儿们不要做声呢。飘一般走到李寻欢房间半开的窗前,深深凝视着他,晶莹的双眸中也不知是欢喜还是愁。

    李寻欢猛地惊醒了。冲出房门环顾四周······空院寂寂,凝月冥冥,却哪有半个人影?
    他暗暗叹了口气。是梦吧。自回到李园,万事平静后,他就很少做梦了。也许是没有了期盼,没有了梦想,也无梦可做了。
    他自己都忘了,梦的感觉,竟然可以是如此真实。
    脚下,花瓣儿们面面相觑,想说也不能说,露珠不知不觉挂在脸上了。

    朝阳初升,李寻欢已在梅树下立了一夜了。他想了很多:自己年少时如何意气风发,如何与表妹两小无猜,又如何割爱让情,远走关外······死了的心直至遇到她,那有着惊鸿一瞥般的身形,冷浸溶溶月似的姑娘······昨晚见到的,也好像是梦到的那神秘又熟悉的身影·····李寻欢觉得,他古井枯木般冰冷僵硬的心有些微微迷乱了······

    又出了一会儿神,他觉得有些奇怪:这时候,传甲早该里吆外喝地忙起来了,怎么到现在都没半点声响?小云的事主动权还在对方手上,怎么到赖起床来了……
    走到铁传甲房间,才发觉不妙。他那忠实的仆人似乎是走了一半着了人家的道儿,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脑门子上贴了一张纸条:龙小云的死活由尊架决定,城东树林中一决生死。
    李寻欢随手解开了传甲被点的昏睡穴,待他又惊又怒地爬起来后扔下一句:好好看家,我出去一趟。
    城东的树林不算大,他没有用多久就找到了龙小云。他被五花大绑放在一棵三人多高的树旁,瞧那摸样,多半是吸了迷香之类的迷烟,并无大碍。李寻欢当下并不走近,侧耳倾听。

    猛然间头身后一阵大笑,跟着一个女子声音说道:“小李飞刀果然是小李飞刀,知道我在这小子身前步了陷阱,真是厉害,哈哈哈哈······”

    李寻欢微微而惊,缓缓转过身,打量着身后的这个女人。约莫三十四五岁年纪,脸上挂着的是得意的狞笑。心想自己不曾识得此人,怎会与她有何瓜葛?

    那女子似乎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道:“你一定很奇怪吧?为什么我会与你为难。”也不等李寻欢回答,沉着嗓子道,“我一生的幸福都毁于你手,你不会忘了吧?十六年前你将你表妹林诗音让给义兄龙啸云之事?哼,自以为很宽宏大量,成人之美···你怎么不去外头打听打听?!你道龙啸云真是对林诗音一片真心么?哼,他娶了林诗音只是为让你痛苦!我才应该是他的妻子!”

    李寻欢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当年他去龙啸云处拜访时,似乎是看到他身旁有位姑娘,好像是叫做江怜月,可龙啸云曾说她是他妹妹啊!难道竟然便是眼前这个近乎颠狂的女人?

    江怜月的声音渐渐激动,可以说是在自言自语:“我爱他,爱得几乎疯狂,然而他回报我的是什么?!他不要我,他要娶林诗音!”她突然双眼瞪着李寻欢:“所以我抓了龙小云把你引出来,为的就是要取你性命!李园是你当年送给龙啸云的,那本应是我和他共度一生的地方!杀了你以后李园就是我的,我和啸云的······哼,谁想你结交的朋友到不少,我若知是谁从中作梗破坏我的计划,哼······”

    李寻欢冷冷地看着这个目佌欲裂的女人,道:“你就这么有把握能杀得了我么?”

    江怜月又是一阵狂笑,道:“我是没把握杀得了你,不过她就不同了···哈哈哈哈··被心爱的人背叛追杀的滋味,你很快就会尝到了,哈哈哈哈哈··········”

    李寻欢心中大疑,心爱的人?他心爱的人早都不在人世,怎么······突然间头顶一阵红影飞动,一人迅捷无伦地从西首一棵高树上跃了下来。看到她的身形,李寻欢登时呆了,这不就是昨夜朦胧中似是见到的那个一搦瘦腰的美丽身影么?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待到那人落地,李寻欢再也无法镇定,惊道:“仙子,是你?!”

    不错,那正是三年前死于云王朱瑞刀下的惊鸿仙子——杨艳!

    她站在李寻欢身前几尺,一对剪水双瞳冷冰冰地盯着他,江怜月笑得越来越疯狂,几乎笑出了眼泪,然而李寻欢心中却越来越冰凉。

    他大震之下,喃喃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你···你不是···死了么?”

    江怜月吃力地收住笑,道:“移魂银针听过没有?哈哈,你道人死了就不能再动,却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样东西,可以控制死尸,现在你心爱的女人完全在我控制之中,滋味好不好受啊?哈哈哈哈··········”

    李寻欢登时明白了,心中又惊又怒,她竟然去盗仙子的尸身?!

    然而不等他多想,江怜月手一挥,惊鸿仙子纤腰轻摆,足下流星十八莲步使动,已飞一般欺近他身旁。李寻欢呆呆地凝望着她,轻轻地道:“我输了,我输了,你知道我对她下不了手·····”心知无幸,只是怔怔地望着杨艳,负疚了三年,思念了三年,如今再见,她一点都没变,嘴角依旧向上飞挑,有些许俏皮,有些许孤傲,似乎还是在说着‘因为我喜欢你,爱上你,愿意为你拼命,甘心与你同甘共苦’,明如秋水的眸子还是跟以前一样清澈,如一汪清泉,仿佛容得下天地······眼神?······死人怎么会有眼神?!


    这个问题如闪电破空般划过心际,几乎是同时,惊鸿仙子身形斗转,三枚流星镖伴随着江怜月长声惨呼激射而去。

    她静静地看着江怜月倒下,回过头来,轻轻一笑。这一笑,已胜过所有苦楚。

    李寻欢渐渐明白,杨艳走近他身边,道:“想通了么?”三年前那一幕清楚无比地闪现,他恍然大悟,道:“原来···原来你那时便是存心诈死···”

    杨艳轻笑道:“也不是存心,只是一时晕厥。后来江怜月将我身体掘出,也以为我死了。便开始用移魂银针控制我。哼,她却不知道。这移魂银针于死人固然有效,对活人可就不怎么灵验了。”她顿了一顿,又道:“我当时心中自是气恼,但苦于身上有伤,而且当她对着龙啸云的墓碑说话时我听出她有心害你,便索性留着一探究竟了。”

    李寻欢听了她这话,心里一阵感动:“那么昨日平遥街上也是你放镖让我回去的了。”想到从今往后再不必遥遥相隔,又是喜慰,又是激动,两人相对不语,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正当柔情蜜意中,李寻欢隐隐觉得浑身不舒服,当时无风,林中落叶却沙沙地响动起来。待他警觉劲风扑身,江怜月已凝聚了全身功力,将一柄长剑激射而至。李寻欢大惊之下,想也不想,挥袖拂去,将杨艳猛地推开,心中一酸,长剑已穿身而过······

    “哈哈哈哈······死吧!········”她拼力一击,用尽了全身功力,狂笑声中七孔流血而亡,双目未闭,到死也想看看李寻欢痛苦的样子······

    然而这一切在杨艳的眼中尽皆不存在了,她的脑中刹时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他要死了么?眼见着鲜血顺着剑身流淌着,她再也顾不得什么了,抢前几步,扑进了他怀中,任长剑穿透自己的身体,在他的耳边轻轻地道:“没有了你,我不会再活下去······”

    风忽而强劲地刮起来了。吹得李园梅树上的花瓣儿一片片地离枝而起,一瓣瓣,一抹抹的粉红,就如一大群嬉戏翩飞的蝶儿,飞舞着,晕红着,幻成漫天粉红的绚彩,虽然只能舞片刻,却胜过永远。它们乘着风,如一阵阵红浪,疏疏密密地落在他们紧拥的臂上,衣间,发梢。两股殷红的血流从衣衫间映出来,如两缕红线,慢慢渗透了粉红,融汇在一起,再不能分离。


(完)
发表于 2009-4-5 19: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自我觉得不是鸿迷,因为我永远好像只是在会关于小李的贴子。喜欢一个人应该是全面而不是片面的吧~~~~~~~~~~
发表于 2009-4-8 23: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都在不断的成长,我感觉在成长的过程中纯真正在悄悄的流逝,只希望有鸿伴我走过过的日子成为最美的回忆!
发表于 2009-4-8 23: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弱弱的问句,二楼和三楼是同一个人吧?

喜欢一个局部也没有什么问题啦。感情总是真的。
发表于 2009-4-8 23: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秋忆仙鸿 于 2009-4-5 19:10 发表
有时候自我觉得不是鸿迷,因为我永远好像只是在会关于小李的贴子。喜欢一个人应该是全面而不是片面的吧~~~~~~~~~~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觉得,我只爱寒星只爱策马,对寒星和策马会特别的关注,不厌其烦的搜索资料,新闻,片段,对其他的都不太在意 我是不是很过分??????????
发表于 2009-4-20 21: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悄悄的告诉你,一楼和二楼是同一个人,相信永远会有这样一个飞刀死忠守候仙子!
发表于 2009-4-20 21: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咳咳,一楼和二楼肯定不是同一个人
发表于 2009-4-21 23: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二楼和三楼!这都被小字发现了!看帖真细心啊!佩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 沪ICP备08004865号

GMT+8, 2017-12-15 17: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