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259|回复: 364

[小李飞刀] 云居录【小李飞刀】【同人志已完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30 23: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云居录。杏花天


李寻欢进屋时,衣上和微卷的发上都沾着清明的微雨。

还有些许血腥味。

通常在外面杀了人的,都希望把自己弄干净再回家,不过李寻欢从来就不喜欢遮掩。

因此他就这样进门了。

杨艳在灯下研墨。她的手很稳,慢慢打着圆研墨时,优雅的姿势仿佛在描摹着一幅烟水茫茫的画。

“我并不想知道,你去了哪里,杀了谁。”杨艳没有抬眼,灯光中,她侧脸光滑美丽,但神色冷淡,“可你却没有任何要瞒住我的打算。”

“我去祭奠了故人,然后为活着的人做了一点事。”李寻欢走近她身边,走到五尺之处,目光落在书案上,“我没想瞒你。”

正是落花的时节,暮色未至,窗外有一片沾着春雨的花瓣被微风吹落在墨汁中。

“这金香砚台,是平阳分舵送来的。它的主人,今天死在你的刀下。”

李寻欢笑了笑:“我知道他是你们的贵客,但是这个人不除掉,靖粱之局难解,会有无辜的百姓遭殃。江湖道上,总得有人做这样的事。”

一声轻响,雪白的纸上落下了两个墨点。

“寻欢。”

杨艳的声音不高,也不严厉。慢慢的,李寻欢心里泛起莫名的酸涩。他今天去祭奠的是林诗音,三年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去。

“我在。”

“我不干涉你杀谁,而你也不干涉我与谁打交道。我们一向就是如此相处。”杨艳不再研墨,将沾污了的纸轻轻团成一团,“可这不代表装聋作哑。”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的话,你明白。”

李寻欢道:“他已做得太过分,即使与你们的交易无涉,这样的人也不该再横行霸道。所以,你不必劝我放弃这件事。”

杨艳看起来并不意外:“那么,你就准备如此下去,出了李园的门,咱们各行其是?”她略笑了笑,“继续下去的话,我们两个可能会在某些意外的场合碰面。”

“我会避开。”

杨艳眼含嘲讽:“如果避不开呢?”

李寻欢和缓地笑了笑:“不会避不开。”

“焉知不会有万一?”杨艳鲜少与他针锋相对,此刻神情却无任何玩笑的意思,“你的飞刀例无虚发,我的流星镖下亡魂也不少,是么?”

李寻欢望着她,心想这是气话。

李寻欢道:“不会有那一天。”话锋一转,“况且我还曾输给你,你不必担心。”

那次是真的玩笑。踏青访友一时兴起,两个人月黑风高的进了林子里,用铜钱打萤火虫。不能打死,但必须打晕。小李飞刀毕竟运劲刚猛一些,不如流星镖手法轻灵。

这话是在打圆场,但杨艳似不领情:“你跟不跟我动真格的,我不在乎。这世上的事,没有绝对的是与非,我知道,这话你听不进去。”

李寻欢点头:“我是那个喝醉了酒,也一定要分个是非曲直的人。”

风时而紧一阵,三两花瓣飘落进来,沾在杨艳的衣袖、裙摆上。这颜色很柔软,看在人的眼里,却仿佛有些难过似的。

“你我初相遇,你就是这样的人,今天你还是这样的人。你进屋连身上的血迹都不愿掩饰,更不会因为怕麻烦而遮掩住小李飞刀出手杀人的事实。”

李寻欢没有接话。他忽而欠身,执笔写出一个靖字。这墨中,混着金粉,散发出奇特的香气。

冰凉的墨香缕缕挥散。

“你说那个人,是砚台的主人?”

杨艳颔首。

“若我今天不出手,测这一个字,你看此事该有何解?”

杨艳看了一眼这字:“东方谓之青,破局之人已静候在侧。你只需在这李园跟我弹琴饮酒,不等清明的雨停歇,自然有人送他一程。”

“谁要杀他?”

“你不必知道。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谁出这一刀,麻烦便冲谁来。”

“那么,还是这个字,如今我已出手,麻烦已经来了,又该何解?”

微雨晚风中的李园很安静,一句低低的话语也格外清晰。杨艳看住他的双眼:“你还记得,当年我们为什么定下互不干涉的约定?”

那是因为李寻欢见不得污秽,而杨艳则习惯于不染淤泥而游走。

“我可以不在意别人如何问我,可是寻欢,你是否无论什么时刻,都不可以做出一点点妥协?”

李寻欢说,是。

依然如此。不出所料。

杨艳转身想走,手腕被拉住。

李寻欢牢牢地擒着她,片刻,郑重地道:“别跟这些人再有来往。我不准你跟他们有来往。”

杨艳听着,一笑。

“就这件事,你必须答应我。”李寻欢道。对女人,他几乎从来不用“必须”、“务必”这样的字眼。

咫尺相视,杨艳抬起头来,看他眼中温柔坚定且恳切。指掌交缠,手心的热度透入骨髓。

“好。”

一个字,轻轻从她唇间吐出,像被风吹落,却无迹可寻的花叶。

李寻欢很意外。

杨艳慢慢地笑了笑,眉目与笑容都舒展开来:“你发号施令我便听,不然咱们等着狭路相逢。我等你这句话,等了三年。”

李寻欢若有所悟:“……你这是在给我下套。”

李寻欢觉得,他好像还是不够了解这个女人。

杨艳几不可察地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你可以动真格的,我可不怕你,小李飞刀。”手指抚上他潮湿的肩头衣衫,“你看,雨天杀人,恐怕滋味并不好。”

“下雨天,有下雨天的味道。”李寻欢握着她的手,凝目看她柳眉温顺,心甘情愿地被他用这样的姿势制住。一个,高傲强势且冷酷的女人,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变得这样柔软听话可爱。

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了这样的诱惑。

这以退为进了无痕迹,风情万千却不着颜色,犹如沾衣欲湿的杏花雨。

而在这平静的,斗智斗勇的生活里,只要够聪明,彼此磨合兴味盎然,也并没有什么是不可逾越的。

“这场雨或许明天就停了。”杨艳笑容淡淡。

李寻欢于是松开她,解下罩衣,掸去一身风尘。他在带着回忆味道的黄昏里坐下来,等着春雨继续细细地落,等着岁月无声的静夜继续来到。

发表于 2014-3-30 23: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勒个去啊!下巴都要惊的掉下来了!!!
发表于 2014-3-30 23: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勒个去啊!柳沙!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23: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鸿笺小字 发表于 2014-3-30 23:10
我勒个去啊!下巴都要惊的掉下来了!!!

……呃,托住……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23: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瓷 发表于 2014-3-30 23:12
我勒个去啊!柳沙!

怎,怎么啦……
发表于 2014-3-31 00: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蹲了一段时间,楼主应该是骨灰级人物
发表于 2014-3-31 01: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問樓主還會再寫嗎?!超喜歡!完全就是仙子與李尋歡的感覺!
发表于 2014-3-31 07: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柳沙居然又开始写同人文了!!!!!
发表于 2014-3-31 07: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柳沙!!!!!!!!!!!!!!!!!!
果然是很让人吃惊的!!!!!


话说这个文,是说李寻欢去杀了个人,但是杨艳其实不希望李寻欢去杀么=。=?
发表于 2014-3-31 08: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吐槽说这文怎么看都是一大段故事里抽出来的一段啊!

然后,看到柳沙忽然好想哭。
发表于 2014-3-31 08: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鸿笺小字 发表于 2014-3-31 08:35
好想吐槽说这文怎么看都是一大段故事里抽出来的一段啊!

然后,看到柳沙忽然好想哭。

为什么想哭=。=
柳沙哪里戳到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3-31 09: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熙爱 发表于 2014-3-31 00:36
在这蹲了一段时间,楼主应该是骨灰级人物

我是一朵浮云……
 楼主| 发表于 2014-3-31 09: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鸿笺小字 发表于 2014-3-31 08:35
好想吐槽说这文怎么看都是一大段故事里抽出来的一段啊!

然后,看到柳沙忽然好想哭。

我把它装成这样的,其实目前为止就一篇……
 楼主| 发表于 2014-3-31 09: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彩雪 发表于 2014-3-31 07:35
柳沙!!!!!!!!!!!!!!!!!!
果然是很让人吃惊的!!!!!

嗯,对的,简而言之婚后三观不合但是努力磨合的片段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4-3-31 09: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Chingyee 发表于 2014-3-31 01:44
想問樓主還會再寫嗎?!超喜歡!完全就是仙子與李尋歡的感覺!

可能还会写吧,还有一些脑洞~应该都是短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 沪ICP备08004865号

GMT+8, 2018-1-24 08: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