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35|回复: 5

[文字] 爱有来生记者提问阶段全部文字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1 22: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感谢ivy实录,七彩雪校对

飞鸿 :大家在商量这个片名的时候,因为这个戏是一个讲述前世今生的爱情故事,所以最后大家想出这个名字,我觉得很好。

主持人 。。。。。(听不清楚)

飞鸿:段奕宏来跟我见面的时候,是06年底的时候,之前我没有太多看过他的作品,那么从副导演那里要来了很多资料、照片,我觉得当时我在选演员的时候就给副导演要求,我希望这个角色是一定要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他身上能带出他是角色,而不是带出来他是自己,所以我希望找一个比较有个性,不只是很脸蛋很漂亮很精致的一个男人,我觉得男人更多的是他身上要有故事。当我看到他那张照片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演员很有特色,然后他们就拿了他的一些戏给我看,其实我看的还不是士兵突击,我和段奕宏见面的时候,士兵突击还没有放。他给了我一个资料,是王小帅的电影《二弟》,还有一个他曾经在泰国演过的一个电影叫《细伟》。我看这个细伟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演员很有塑造力,他演很神经质的一个杀人犯,而且正好是一个光头,那个形象最后我觉得他还蛮适合我心中的那个的角色。因为这个男主演出场的时候,他是在一棵千年银杏树下,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慢慢走出来。所以我希望他带出来的是——观众会想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在这里、他在这个干什么。观众会有这样一个疑问,把你带到故事里,把你带到角色里。我见过段奕宏以后,跟他聊了以后,我觉得他有能力去带出角色里的故事。

记者:你好段奕宏。我想请问一下就是,这个电影当男主角,然后又是和这样一个美女对戏,有什么感觉?(某人大笑)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想问一下俞飞鸿导演,刚才我看了一下剧情的简介,这个片子牵涉到鬼魂之类,来世不再见的,在审查方面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谢谢。

段:我先来说第一个问题。其实我最大的感触是幸福。一个赏识你的、懂得你的一个导演,跟一个有才气的演员在一起合作,我相信我能打造一个不错的、不一样的影片。再加上我们这个团队是非常非常之专业的,我们在一起相守了将近 7个半月,这么长的时间去打造一部影片我觉得很罕见。从一开始的不相识、到相知,到最后的互相提携和帮助,我们共同完成了这部影片。作为演员来说,我之所以选择这部影片有两个原因是我不能忘却的,第一个和俞飞鸿导演在她的工作室见面,她经过将近两个小时,和我讲述她这个故事,朗朗道来、有声有色的,那么我其实是被这个导演个人的一种才气和魅力所打动。我觉得她是我值得相信的一个导演,然后是这个角色。基于这两个点,我就选择了这部电影。

飞鸿:刚才您问的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这个戏的主题,还是在讲一个爱情的永恒,是一个通过前世今生的载体来讲述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所以我觉得我一定不会在宣扬有没有鬼魂这个事情。电影局也很喜欢这个戏,我们不存在有宣扬封建迷信这样的一个主题,所以我们宣扬的都是人性当中真善美、世间中的真善美。

记者:我想问一下俞飞鸿导演,这海报上面写俞飞鸿潜心十年首部导演作品,这个片子从创意开始到最后是用了很长时间么,这部片子是哪点打动了你用这么长时间来筹备。

飞鸿:我最先看到这个故事,是须兰的一个短篇小说集,这个故事原来叫银杏银杏,是其中的一个很短的一个短篇,可能才几千字的一个短篇。我最先看到的时候是96年,那时候我还在美国上学,我暑假回家探亲,有一个好朋友送给我一本书,我在回美国的飞机上看完了这本书。那就是说从96年到现在,最初的感动到现在拍完,其实都已经13年的时间。当时看到这个小说的时候才20出头,完全没有说,我马上把它拍成电影,我想当导演,只是说很喜欢这个故事。很多时候看过就放下了,但是很多时候这个故事,这个短篇小说里那么多故事,唯独这个故事会经常跳出来,在一个不相干的时候,会再脑子里突然隐现,慢慢慢慢的,这个故事在心中越长越深,然后回头,想想为什么会经常想起它,然后回头再去找出来看。看的时候,我发觉我还有一种最初的感动,第一次看它的那种感动。这当中可能经过5年的时间。然后我回国拍戏拍牵手,越来越忙,演戏的过程当中,对于这个故事一直都挥之不去。所以到了01年的时候,因为在这五年当中脑子里的画面感,对它越来越强烈,于是很想搬上银幕,说把它改编成电影会不会是一个很好看的电影。然后才会说我既然有那么多想法,可不可以我自己来导。其实这个过程有5年的时间,到01年才最后决定,对我想拍这个电影,然后才着手去准备,然后电影的改编权,然后来着手改编这个故事。

记者:那刚才听段奕宏说,这个片子拍摄了七个半月之久,这好像华语片中这么长拍摄时间的也不多。这部片子是一部文艺的爱情篇,究竟时间都花在什么上面?

飞鸿:段奕宏是讲的整个过程,其实我们实际拍摄的时间是5个半月。但是中间,我们遇到了那年多少年都不遇的泥石流。雨季的提前到来,整个泥石流塌方,把我们的景、地基什么都塌陷,景毁了,去到景地的路程全部断裂,大约断裂了50多米。我们本来去的路程就要两个小时,来回三四个小时,可是断裂了以后,那里只有唯一的一条公路,我们一个多小时公路以后还得上山,半小时四十分钟,那么就根本去不到。如果要绕道绕道的话,要绕道到另外一个县,要八个小时才能到基地,而且天天下雨,几乎是24个小时,我们无法拍摄。我们都非常不愿意,都非常希望完成整个拍摄再回去,但是很遗憾,我觉得斗不过天,所以我们就停机。所有的人撤回北京,修整一个半月,等雨季停了以后,制景人员先去把景修复,  停了一个半月以后,我们又回去拍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整个加起来是7、8月的时间。

记者:还有就是我看到海报上影片的幕后阵容相当强大,有林安儿,还有王丹戎,还有黎耀辉,就对于你这个首次执导的电影的导演来说,意味着什么?

飞鸿:我非常的幸运,有那么多技术上那么强的人员,那么有经验的,我觉得他们对于我来说都是老师。他们拍过那么多优秀的片子,肯跟我一起在那么辛苦的环境下帮我来实现一个梦想,拍摄银杏。我想最初也是我把剧本给他们,他们因为喜欢这个故事,我又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们,他们被我的想法所打动。他们愿意跟我这样一个在导演上初出茅庐的人来合作,我觉得非常的荣幸,而且他们都把技术上最高超的东西带到了这个戏里,所以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是一个非常好看的戏。

记者:我看到海报上写的是“华语最强班底打造年度真爱史诗”这好像是一个大片的概念,而现在电影市场上一般商业大片时是赚到钱的,而文艺大片,票房往往不会太好。你怎么看待这个华语影片的票房排名?

飞鸿:其实我心中我不会把电影分的那么明细,我觉得好看的电影一定会有观众,一定会有票房,不管它是什么类型的。其实我自己不会(去界定),那(是否)仅仅是一个文艺片,我们中间也有很多(元素),有悬疑、有打斗、也有马队……所有最难拍的东西都拍到了,但也不是说为了这些元素而去拍,而是因为这个故事自己本身带到这些。就是故事里的男主角段奕宏和他的哥哥,他们的背景是:他的这个哥哥从小把他抚养大,他们是一个匪帮,是一个马帮,所以他们是打劫为生,所以片子中间有很多打斗的戏。所以我自己不会去看待它是一个文艺片还是动作片,还是什么片,我就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好看的影片。

记者:我想问一下俞飞鸿,在牵手以后,那时候你就非常的红嘛,为什么作出这个选择 然后去美国读书?然后你在美国又学到了什么?然后另外还有问题问段奕宏,就是你老是演这个硬汉,然后这次演个“柔情的鬼”,是什么感觉?

飞鸿 :这个前后可能有差别,我是先去美国上学大概两年多以后,再回来才演的牵手。
段奕宏 :啊?这么简单完了,太简单了!柔情的鬼啊,柔情似水啊~!他确实,我觉得他吸引我的地方,就是说一个男人能那么去爱一个女人,挺吸引我的。他出家前,先是非常清纯,阳光,去追寻一个女孩。那么这个女孩呢就是我们俞飞鸿导演扮演的嗯,结果被情所伤了。被情所伤之后,出家当了和尚,想借此来忘却尘世的一种姻缘的东西,但是他还是忘却不掉。那么没想到,这个女演员的家世很凄惨,是被我的哥哥曾经满门抄斩过,那么唯一留下来的襁褓中的婴儿就是……嗯,我不能再说了(飞鸿:透露的太多了,透露太多内容了吧!) 太多了。然后我就是非常深爱,然后有一个承诺,等了好长时间。呵呵~导演提醒我,泄露太多。反正很过瘾,非常过瘾!

记者:你好,我想问一下段奕宏,你刚才说这个电影中是一个柔情的鬼,我不知道你生活中是一个柔情的男人吗?
段奕宏:我是一个柔情的人,我觉得这个东西针对不同的事情吧。我觉得别人需要你呵护需要你温暖的时候,要善于,要享受一种给予的一种感觉。当你需要自己很坚定,很坚持的时候,那么就需要力量。

记者:那因为这个片子中,俞飞鸿又是演员又是导演,我想,就是说你自己两个都评价一下,导演的那个俞飞鸿和演员的俞飞鸿有什么不一样?

段奕宏:她啊,最大的特点就是,角色总是在不断地转换。有时候真的是分不清,比如说我,她作为一个演员在和我走戏的时候,我一定要掰正自己的心态,你这个时候是作为演员,不是作为导演。那么我作为演员的时候,我寄希望就是说,你能做一个演员的时候,给我这样一个不同的信息,那么我接受你的时候,给予。那么有时候会跳出来,有一段时间比较有杂念的,那种心理,因为她作为演员跟我演戏的时候,我不能有时候作为,就是说一个纯正的演员,来释放自己。这个阶段,我觉得这个磨合是需要时间去磨合 ,需要我自己去调整的。我不知道俞飞鸿导演,作为演员和导演,因为她还有一个身份是制片人,所以她身兼数职,我觉得很有意思,也是对我来说是开了一个先河。但是呢,好在我呢很快的解决了这种,这种身份的这种转换。

记者:俞飞鸿是不是比较凶的导演?

段奕宏:她啊,她非常严厉。首先她对自己非常严厉,非常苛刻,她对自己非常苛刻!因为就像刚才俞导说的,就是说,我们坐两个小时的车到一个地方,然后徒步。其实她说少了不是三十分钟,是四十分钟。那是轻身上阵的时候,就是没有东西,那么如果你背着一些行李和器械的时候,那你需要一个小时。她能跟着每天徒步再走四十分钟,登到那个将近两千三四百米的地方。虽然我好几次看到她的脸色煞白,还是强忍着。她,因为她要倒了,肯定这个旗帜就倒了。我觉得那个时候,她是作为导演。那个时候是作为导演应该坚持的一种力量,这个力量是同时波及到整个剧组和团队。嗯,我非常钦佩。

记者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俞飞鸿导演,就是你同时在片场担任导演、制片人和演员这三个角色,请问,在这中间的话,自己有是否觉得有冲突?或者有些什么觉得,不适应什么的?因为毕竟是第一次担任导演,

飞鸿:可能因为我的筹备时间很长,准备的时间比较充分,所以我觉得在我自己的心态上 调整的非常好。我觉得其实不习惯的时候,是在我们筹备的时候。额我知道,我一直想知道我要去导一个戏,我很清楚,可是真正当别人叫我导演的时候我还是有点不习惯。那种不习惯更多的是在筹备的时候,那我没有跟别人去交流,我没有告诉他们。可是真的当第一个人,第二个人开始叫导演,然后当很多东西必须我去给予明确的方向和指示,他们会问你要什么,这个行不行,那个行不行,所以这个时候,我会觉得(不适应),因为我从小不是一个愿意当领导的人,那你导演在这个剧组当中,必须是领导,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那我从小喜欢是一个比较自由啊,轻松啊,独来独往就是可以自己做自己的决定,也不会去插手别人的事情,去影响别人。在这个角色转换当中,好在我们的筹备时间比较长,大概有一年的时间,慢慢也在调整自己的心态,觉得,哎你必须给予很明确的指令,因为这个是所有的工作人员所期待,你不能模糊你的概念,你不能犹豫不决,所以这些都是我不断地在心中告诉自己。你就给出——就像带兵打战一样——给出很明确的指令,底下的人才能知道怎么去冲锋陷阵。所以到了现场的时候,一到那个指挥环境,我就已经 转换的比较自然了。但是因为我的这些演员朋友,就是跟他们,因为他们对我更多的认识以前也是演员同行,所以有这么一点点小小的矛盾就是他们跟我在拍戏的时候,因为我要导,所以我有一个替身,我会让替身走戏,我会在镜头看这个位置跟摄影啊、灯光去交流整个画面的构制,然后我跟他们演的时候他们当我导演。可是我会很快退出来,退出来说 诶,这个话,说的快一点、慢一点或者是怎么样一下,他都会有一种不太适应的感觉。最初有(不适应),所以我们也有在讨论,不断地调整,我也会听他们的意见。因为我做演员的时候,也会有一种习惯就是不太喜欢会有另一个演员来告诉我怎么演,就是因为我有我的想法,因为大家,对手是带出你自己的创造的东西,创作的东西,所以是很忌讳另一个演员来告诉你怎么演嗯。但是呢,我又是这个导演,我必须有一个我对我整体的把握,对于镜头的把握,所以在最初的大概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头,我们有一个磨合和调整,但是在最后我们磨合的非常好。

记者:另外还想问一下段奕宏,我们知道段奕宏是一个非常认真的演员,你也说你经常是会花大量的时间进入一个角色,那我想问一下,在这个爱有来生这部戏里面,您是通过哪一些,就是什么方法,帮助您尽快进入角色?

段奕宏:谢谢。你非常了解我。首先这个弟弟要学会骑马。我在定下来我来饰演的角色的时候,是在11月份,那是在2006的11月份,经过20天的骑马训练,恩还有一个,这个是外在的,我可以通过体力和耐力来完成,还有一个就是我比较吃不准的,就是一个僧人,他的一种比较空明的一种感觉和气质东西,就是影片需要感觉,是我一直捕捉不到。那么我去了腾冲之后,正好腾冲有一个寺庙叫做冲天寺,我几乎是如果没戏的话,都在那个寺庙 里呆着,我喜欢聆听他们寺庙间的声音和钟声,还有我跟那个住持也成为了朋友,跟他在一起喝茶,其实就是生活的一些琐碎的事情能感受到这种气息和信息的东西来帮助我进入 这个弟弟,僧人那个阶段角色的一种心理的气质的呈现,非常对我有帮助。首先要静下心来,我觉得这个沉静东西,是我乃至我身边的很多人所缺少的一种东西,因为我们太浮躁了。那么这个影片,我也很感谢这个影片,弟弟这个角色让我在那个阶段,乃至于到后面,就是我很享受这种沉静的感觉嗯。这两块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飞鸿:我想说一点就是,整个戏的过程,段奕宏的表现让我非常感动。他跟着我从06年底就开始。他在这个戏之前,根本没有骑过马,从来没有骑过马。他不会骑马,然后我说你这个角色的背景,他是一定要会骑马,而且会骑得很顺,因为他从小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被哥哥带着的。然后他说好。我们帮他找了一个马场去练,那时候11月、12月的风沙很大 ,他每天骑完马就是满脸的沙子,很冷。他在去云南之前,就花了20多天的时间骑,等到我到云南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很像模像样了。然后在云南剧组,因为我们大概有五六十匹马,每匹马都有一个马师带着,天天会在现场,他只要在不拍戏的时间,就去跟马师练马 。所以将来你们在片子里看到他,你会觉得他是一个骑的非常好,骑了很多年的,而且就是真的。我现在很难见到这么用工和用心的演员,他前后跟了我将近一年的时间,包括当我们那个(停机休整),(段奕宏)没有跨戏。我说你这个角色太重了,我们转景非常多,基本上无法离开,所以他就说我绝对不跨戏,所以我们在时间上没有因为段奕宏有过任何排不开的时间。那么,在我们中间,因为天气的原因无奈的时候停了一个半月,在这一个半月,他完全可以去接一两个电影,甚至可以拍一个电视剧,可以挣一些钱,但是他回来。其实有戏找他,我知道,那他为了沉浸在这个角色当中不离开,因为他这个角色很重,有两个角色心境变换完全不一样,前世的这样一个性格奔放的人到后来变一个僧人变成一个鬼魂,在这样两个前世今生变化非常大,他不想从这个角色里把这个感觉退出来,然后再重新进入,他觉得很难,所以他在这一个半月里头他就休息,然后还把自己保持在这样一个心境和状态当中,所有的戏都不接。然后再跟着我们再回去,所以就是根本就是一年的时间花在一部戏上,我非常感动。我非常也感谢他为这个戏,付出的这么大的一个心血。而且确实,最后在影片呈现出来,我觉得你们真的会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段奕宏。

段奕宏 :谢谢导演


记者:你好,我想问一下“老段”就是前几天,电视节上面你没有夺得视帝,在台上还被孙红雷给调侃了一番,网上有很多网友为你抱不平。现在又看到那么多粉丝来为你助阵,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呢,有什么滋味儿?谢谢。

段奕宏:这个问题,提得有挑拨离间的感觉。什么助阵,我觉得我很感谢。孙红雷首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我们在学校也是非常之熟,你刚才说调侃,没问题,熟知的朋友没问题。恩我首先要祝贺他,这个东西,结果不是我选择团长的一个初衷。团长172天,给我带来的这种收获,要远远大过这个奖项。不是说我没得奖就要说这样的话,我确实是这样想的。因为我曾经说过,经历了172天之后,我能做自己的团长!所以不用担心,这个太小了,因为我的路还非常非常之长,谢谢你的关心。
飞鸿 :我觉得他今后有大把得奖的时间,可能会拿奖拿到手软,完全不用担心。
发表于 2013-8-27 20: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被字姐挖出来,那就顶一下。。。
发表于 2013-8-28 21: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拜读了一下
发表于 2013-11-30 13: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去电影院看。等到知道要去看的时候已经下线了,人生又一大憾事
发表于 2013-12-5 23: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啊  慢慢看 !!!
发表于 2015-1-22 14: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强烈的感觉:飞鸿,我真是欠你一份超贵重的电影票!我只能慢慢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在水人家·俞飞鸿影迷会 ( 沪ICP备08004865号

GMT+8, 2019-9-17 20: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